大众彩票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新闻资讯

你的位置:大众彩票 > 新闻资讯 >

人生百苦, 唯有自渡: 《隐入尘烟》沉闷乏味, 何以成为年度之最?

发布日期:2022-08-16 12:27    点击次数:157

上个月的时候,看完电影《人生大事》感慨之余发了个朋友圈,而一个老粉丝大概是看到了我的动态,便发信息给我推荐了另一部电影——《隐入尘烟》。

粉丝说,这是一部很优秀的电影,只是票房过低,排片不高。我当时便从网上查看我所在的城市有没有拍片,很可惜在网络购票软件上并没有信息。

不曾想,周末闲来无事想看看最近有什么好看的作品,却意外发现了《隐入尘烟》的资源。其实,优秀的作品能去电影院支持是最好的,奈何我想看的期待感由来已久,便先睹为快。

#隐入尘烟#

01

如果用一句话来形容这部作品的特别,我觉得《隐入尘烟》应该是2022年国内票房最惨,但最值得的一部电影。

从7月8日上映以来,豆瓣评分从7.8分上升至8.4分,成为今年截至目前国产院线电影中口碑最佳的电影。

虽然也有很多人吐槽说:一部能入围第72届柏林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的我们影片,不迎合西方人的审美,不把我们农民的生活描写的穷困不堪,就不配站在国际的领奖台上吗?

其实,我对这样的说法持保留意见,这部电影130多分钟的时长,里面甚至没有太多跌宕起伏的冲突感。全程都在陈述一对边缘夫妇在西北农村的耕耘日常,种地、盖房、喂驴、收麦,那些过于乏味沉闷的故事,确实充满了苦难并时时刻刻散发着一种“命悬一线”的气息。

可就是这样的剧情,让人啧啧称奇,台词不多,却也沁人心脾,让人在感慨之间潸然落泪。

看完电影的那一刻,我脑海中盘旋着一句话:人生百苦,唯有自渡!如果一个人有点难,那就两个人相互取暖;如果两个人依旧很难,也或许不会永久,那便在曾经拥有的时候,多去感受。

其实,《隐入尘烟》的剧情并不复杂,甚至对于穷人的诠释,被一部分观众认为过于刻板。

一个已经失去双亲和两个哥哥的老光棍马有铁,为自己三哥家当牛做马了半辈子,除了一头驴他一无所有。最终在自己三嫂的撮合下,与尿失禁且无法生育的女人曹贵英走在了一起。

从两个可怜人,到一对儿可怜人,除了一个大红喜字和结婚证,他们依然一无所有。在那间小小的破房子里,两个被人遗弃的,没有任何价值的男女,就以这样的方式生活在了一起。

好像只有两个同样惨的人,组成如此惨淡的家庭,才能在绝境中一点点从土地上种出新的希望来。一对儿从不被人正眼看的苦命人,就这样把苦揉进了苦里。

从此他们相互关心,相互宽慰,相互扶助,走过一年四季,从借居在别人房子里的流浪夫妻,到最后终于有了自己的家,他们成了村里好多人嫌弃却又不得不羡慕的一对夫妻。

02

村里人总是调侃马有铁傻,被哥哥白使唤了半辈子,可是在我看来他是一个无比通透的人。抛开穷这个本质,他善良、豁达、坚韧、正直、吃苦耐劳,几乎拥有所有我们传统男人最优秀的品性。

甚至他和曹贵英的结识看起来完全就是为了有一个可以结伴同行的人而已。结婚第一天住在一起,没有洞房,她尿失禁在炕头坐了半宿,他早晨醒来看到她外裤半脱背对着火炉烤穿在里面的棉裤,也没有叫醒她,或许是怕她尴尬。

中年老光棍和残疾女人是标配吗?这似乎是旧时代甚至现在很多极其穷困地区边缘人群的标准画像。但马有铁娶曹贵英,并非如此。

他甚至连基本的繁衍生息想法都根本不曾有过,他没有嫌弃曹贵英的残躯,从结婚那一刻开始他就对曹贵英充满关爱与尊重,是因为他明白曹贵英曾经在家里所受到的苦难与屈辱,正如同他自己明白自己的处境一样。

马有铁很心疼自己的那头驴,从来也舍不得自己坐驴车,但每次他驾着驴车带着曹贵英从村头走过,背后都有很多议论声。女人们调侃曹贵英比自己命好,不能生孩子男人还把她当个宝贝疼,不像她们的男人从来对自己不闻不问。

可是就如男人们的调侃,羡慕的话自己当初怎么不嫁给马有铁。所以在传宗接代还是主流思想的年代,马有铁对曹贵英的温情自有他的道理,他们是双向的选择,就如结婚以后的他们,对彼此的在意都是从心底里流泻出来的。

一个老实巴交了半辈子的光棍男,却为曹贵英做了很多浪漫的事。刚结婚,马有铁就带着曹贵英给自己逝去的亲人上坟,然后拿出祭品递给曹贵英吃,甚至为了让曹贵英安心他还抛出一句俗语“后人不吃,先人难得”来劝慰她。

为了解开曹贵英对不能生育的心结,马有铁特意从邻居家借了十个鸡蛋,并且用纸箱做了一个灯泡保温箱,小鸡出壳的时候他喊曹贵英看,并对她说:“鸡仔儿出壳先看见你就认你做妈妈,到时候就不会走丢了。”

曹贵英拿着锄坏的一株麦苗给马有铁看,他宽慰道:“铲掉就铲掉吧,就当它给别的麦子当了肥料,啥人有啥命,麦子最终逃脱不了被收割的命运。”

那一刻,我从他的话里其实听到了另一层深意,对于三哥和村子里很多人来说,马有铁不也是那棵被当了肥料牺牲自己成全别人的麦苗吗?对家人他从来任劳任怨;对外人他从来不相欠。一次又一次给张永福献血,却未曾得到什么,即便是给曹贵英买衣服的钱,也一分不少从卖粮食的钱中扣除。他甚至还好意地劝说张永福的儿子能够赶紧结清村里的租地款,大家都挺难的。

可明明,村子最苦最穷的就是他们夫妻二人了!也许于他们来说,两个人扶持着生活,就算日子过得很拮据,但心里是开心的。

单看故事情节,《隐入尘烟》确实挺惨的。可是看完电影后会发现,那些被批评的贩卖苦难,正因为有了许多平淡的浪漫主义才让观众不语泪先流。

比如,曹贵英用草编的驴,两人在手背上用稻米按下的花的印迹,为抢救土坯两个人淋成落汤鸡但在雨中作乐的欢愉,以及燕子筑的新巢,家徒四壁的墙上贴的喜字,这种含蓄的美,给观众太多留白,无一不被人称道。

03

马有铁和曹贵英,一辈子作为村里的透明人,他们遇见彼此其实是相互的治愈。曹贵英那残疾但却和他一样良善的心,彷佛就是他心灵深处的一束光,照亮了他整个世界。

因此,除了彼此,不会有人过多注意他们的生活,他们的生与死,到最后都是尘归尘,土归土。这种不故意合群,不被人打扰的情感很动人。

他们贫穷甚至没有文化,但他们的生存哲学让人敬畏。我特别喜欢影片中的一句台词:“被风刮来刮去,麦子能说个啥?被飞过的麻雀啄食,麦子能说个啥?被自家驴啃了,麦子能说个啥?被夏天的镰刀割去,麦子能说个啥?”

这句话,放在活了大半辈子,被人看不起又使唤来使唤去的马有铁口中太合适不过了。最卑微的人,即使在困厄之中也不失生活的勇气、希望,不失正直的品格,传递的是坚韧,对生命的珍视。

而这一切,随着曹贵英的溺亡,有了新的含义。马有铁最终卖掉了他所有的粮食,他把自家挖下的土豆照例送给了一直供给他羊粪和芨芨草的老汉两袋子;他带着十个鸡蛋还给了曾经视曹贵英如瘟神的邻家老太太,他的说辞是“一码归一码”;他带着卖粮的钱去还了经销店的债务1570元;他解开了驴身上的所有枷锁,放归了,驴子久久不愿离开,被他调侃着“贱骨头”。

他似乎是对惨淡的命运屈服了,但似乎又没有。拆掉囍字,挂上曹贵英的遗像;吃了一颗鸡蛋,躺在炕上握着已经泛黄的草驴子躺。桌子上有空瓶子,有人说他应该是随她去了。

我不知道这该不该算作是一个光明的尾巴,比起成为别人的供血机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也许是最好的结局。悲剧太伤怀,只由于它太直白,让人清晰地感受到那骄纵艳阳下苍凉的孤独与忧伤,因为疼,所以不想去触及。

看到有人评论说,这部缓慢的、有些纪实韵味的电影《隐入尘烟》,让人看后心里很是沉重与悲伤,个人觉得它比《活着》还要绝望。

生活似乎真的如此,人生里的很多时候幸福太少、快乐太难,能创造希望的则全部来自源于爱,但爱却又是那么遥不可及和不可把握的存在,曹贵英与马有铁的遗憾不是个例,他们是很大一部分无法发声的群体。

生活对于他们太过苛刻了,他们需要的幸福只是生病时的一颗荷包蛋,劳累时的一碗茶,渺小如尘埃的人啊,连蝼蚁都能踩死,何须秋风的镰刀。

当你弱小时,苦难特别多;当你强大时,好运挡都挡不住。内心除了震撼,就是疼痛,以及深深的无力感。愿太阳也能照到,无人问津的地方......

END

晚荐:晚饭都不,喜好单一,对的缘分,会晚点见



Powered by 大众彩票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