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彩票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媒体报道

你的位置:大众彩票 > 媒体报道 >

民间故事: 有女窥阴

发布日期:2022-11-24 12:21    点击次数:194

傍晚时分,卖货郎曹旺一脸疲惫地往家里方向赶,他怀里紧紧揣着一面铜镜。

为了买这面铜镜,他这几天的活白干了。

其实,曹旺心里也不解,半个月前他心善收留的男子赵文,为何一直央求他买一面铜镜。

半个月前,村里来了一位衣衫褴褛的男子,他身材纤细,头发很长,皮肤却很细腻,若是不仔细看,他肯定会被当做女人。

当时,村里人都不解,说曹旺的脑袋被驴踢了,自己都吃不饱还行善救人,对方若是个女子就罢了,因为曹旺父母早逝,家里穷得叮当响,年过三十的他还未娶上媳妇。

平时,曹旺没少帮村里人的忙,所以,村民都替他担心,叫他赶紧存钱娶老婆才是正道。

曹旺憨厚地笑了笑,说娶媳妇的事随缘。

话说这赵文,不仅相貌清秀,人也有几分古怪,说不自己远千里来探亲,结果亲戚早就搬家了,如今是身无分文,已经走投无路了。他被曹旺收留后,坚持要独自住一间房,每天还喜欢梳妆打扮。

曹旺家里穷,没有铜镜,赵文就一直苦苦哀求他去买一面来,曹旺人老实,只得咬咬牙答应了。

回到家,曹旺将怀里的镜子交给赵文,赵文面露含羞谢过,望向曹旺的眼眸中竟然有一丝莫名情愫,曹旺连忙转过头去,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曹兄,赵某有话对你说。”赵文突然抬起头,低声说道。

“赵兄,还需要买什么?”

曹旺听了心里一“咯噔”响,他很害怕赵文央求自己买别的东西,村民说得没错,他是要存钱盖房了,不然等到年老无依无靠的,生活太孤苦。

“曹兄,你误会了。”赵文连忙回道:“赵某曾和家父学过些堪舆之术,最近发现后山有一处地方埋藏着宝贝。”

“此事当真?”曹旺又喜又惊,若真的能找到宝贝,此后也不用每天起早贪黑干活了。

赵文点点头。

当天晚上,二人偷偷来到后山,按照赵文所指,此处果然有一处山洞,洞里有一块地方凸起,像是一座坟墓。

赵文开口道:“曹兄,赶紧挖吧。”

曹旺力气大,很快就挖到了不少金银财宝。

若是寻常人见了肯定会欣喜若狂,但是曹旺却神色波澜不惊还皱着眉头,开口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此处很可能是一座坟墓,曹某不能拿别人的东西,更何况他已经离开了人世。”

赵文听了频频点头,还长舒一口气,开口道:“曹兄果真是心善之人,但是这一趟也不能白来,要不我们就拿一锭银子吧。”

曹旺犹豫不决,赵文硬要把银子塞给他,“曹兄,别犹豫了,有了这银子你就能娶妻生子。”

“那曹某就谢过赵兄了。”曹旺犹豫一番后躬身行礼,将银子收下了。

第二天,赵文突然脸色苍白了不少,他一大早就和曹旺告别,说自己想去外面走走。

曹旺劝说不成,只得给他准备了些碎银子和干粮,赵文对他感激不已,临终前叮嘱,银子之事切记不可对外人说。

曹旺点点头 ,说此事保证不会对外人透露。

有了银子,曹旺很快就找到村里的媒婆刘婶,刘婶一向瞧不起穷酸的他,高声问道:“小侄,刘婶给你介绍的对象可都是百里挑一的姑娘,若是空手而去,刘婶也不好开口啊。”

曹旺笑了笑:“刘婶,这次你就放心吧,小侄这几年辛苦下来也存了些。”说完,曹旺给了媒婆一两银子。

媒婆有些惊讶,忙问道:“你这银子哪里来的?”

曹旺神色一顿,他憨厚老实,平时只会做实事,不会说谎言,被媒婆这么一问,他只得低着头,轻声回道:“刘婶,这是小侄辛苦存下的钱。”

媒婆很精明,一眼就看出曹旺在撒谎,不过她没有说破,只是微微点头。

几天后,媒婆果真给曹旺介绍了一个身材窈窕的女子。

女子叫何秀秀,曾是大户人家的丫环,因为主家没落,她被遣散回家了。何秀秀心气高傲,性情乖戾,怎么会看上老实巴交的曹旺,是她父母听说过曹旺的为人,认为女儿嫁过去不会吃亏,所以才答应了这门婚事。

曹旺能娶到如此貌美的妻子,已经是祖坟冒青烟了,自然是心里偷着乐。

不久后,二人成亲了。

婚后,曹旺有自知之明,准备让妻子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谁知,何氏性情大变,变得温柔贤淑,对曹旺百般体贴,这让曹旺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一时间,村民都对曹旺羡慕不已。

村里有位老人,按照辈分,曹旺应该叫他三叔。

一天,三叔找到他,低声说道:“贤侄,三叔有句话得提醒你。”

曹旺躬身回道:“三叔,有什么话尽管吩咐便是。”

“有句话叫'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你妻子何氏,三叔曾听闻她行为不端正,和镇里赵家的小公子有来往,如今却百般疼爱你,所以你得当心啊。’

“三叔,您多虑了。”曹旺笑道。

回到家,妻子准备了一桌热气腾腾的饭菜,还买了半斤酒来。

曹旺见了心里暖洋洋的,一向不喝酒他,经不住妻子相劝喝了四两,不胜酒力的他很快就趴倒在桌子上,不时时说上几句胡话。

何氏嘴角露出一抹怪异的笑意,她问道:“夫君,妾身明天想去镇里买些首饰,可手上的银两不多了。”

曹旺听到这话,打了一个饱嗝,满嘴酒气地说道:“娘子,钱的事好说,为夫……为夫还有一锭银子。”

说完,曹旺打着踉跄走进卧房,把那一锭银子交到何氏手中。

何氏见到这锭银子,美眸顿时冒着精光,嘴里嘀咕道:“刘妈妈(媒婆)说得没错,丈夫果真有意外之财。”

几天后,何氏又把曹旺灌醉,问他要银子买衣服。这次曹旺只是喝了六七分醉,想起妻子对自己的好,他叹叹气,犹豫一番后说没有了。

何氏听了大哭,一个劲说自己太委屈,被姐妹们嘲笑太寒酸,身上连一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

这下曹旺慌了,他思索再三,说自己再想想办法。

何氏听了大喜,立马就破涕为笑。

第二天,曹旺趁着妻子睡着,悄悄来到后山的山洞中,他又从中拿走一锭银子。不知道是眼花还是真有其事,隐约间,他看到有个黑影钻进了自己的身体。

夜间林中寒气重,一股风袭来,他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此时,让曹旺没有想到的是,有个人在背后暗中跟随。

曹旺一走,那人立马现身,他是何氏的老相好,镇上赵财主的小儿子赵进。

赵进人长得风流倜傥,是个花花公子,何氏还在当丫环时,二人就有来往。

赵进本不同意何氏嫁给曹旺,媒婆却说曹旺可能发现了意外之财,赵进听了大喜,所以才叫何氏一定要想发设法套到消息。

果然!媒婆的判断没有问题,曹旺还真的发现了宝贝。

赵进开挖后,见到一大堆金银珠宝,一脸狂喜,他毫不客气地将所有宝贝带走了。

第二天一大早,曹旺就病倒了,妻子何氏对他态度大为改观,连早餐都没有做就去了镇上。

还好三叔路过,见曹旺脸上苍白,连忙请来了郎中。

郎中给曹旺把了把脉,摇头叹息,说曹旺脉象虚弱,已经时日不多了。

三叔听了又惊又怒,他认定是何氏在饭菜里下毒,谁知,曹旺却摇头道:“三叔,妻子不是那样的人,是小侄太贪心了。”

接着,曹旺把后山中挖银子的事告知。

三叔听了后一个劲叹息:“事出反常必有妖,那何氏果真有问题。贤侄啊,虽说是你贪心,但幕后黑手正是你妻子,我想她此时正和赵进那小子幽会,他们巴不得你快点死。为今之计,只有等你那位赵兄露面了。”

那几天,何氏果然没有回家,这让曹旺伤心欲绝。

而赵文一直现身,三叔也无计可施,

几天后,曹旺已经是奄奄一息了。夜里,赵文终于现身了。

三叔大喜,连忙叫他救侄儿曹旺。

赵文犹豫一番,“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罢了,赵某豁出去了。”说完,赵文吩咐三叔给他准备一间房,任何人不得进去,三叔点点头。

一切准备妥当后,赵文摘下面具,露出一张绝美容颜,原来,她竟然是女扮男装。

赵文咬破舌尖,口吐一口精血,对着曹旺喝令道:“害人小鬼,还不赶紧现身,小女子乃是通阴女,天生一双阴阳眼。”

果然,从曹旺体内缓缓走出一位黑影,他身材魁梧,一身寒气逼人,是一位法力高深的厉鬼。

“老夫当然知道你是通阴女,所以才让你拿走一锭白银,但是这小子太贪心,要拿走老夫全部家产,老夫给他留具全尸算是不错了。”厉鬼淡然说道。

赵文知道厉鬼不好对付,只得将实情告知。

谁知,厉鬼态度坚决,坚持要取曹旺性命。曹旺是大善人,他身上功德无量,对于他来说是大补之物。

赵文无奈,只得和厉鬼殊死搏斗。

厉鬼神通在赵文之上,但赵文天生阴阳眼,乃通阴体质,无形之中对厉鬼有压制,所以二人也只是打了一个平手。

厉鬼突然嘴角露出一抹邪恶的笑意,他来了一记声东击西,假装去偷袭曹旺。

赵文大惊,拼命要去保护,谁知厉鬼这是一记虚招,赵文猝不及防,被厉鬼打了一拳,差点五脏六腑要破裂。

赵文咬着牙,拿出以命搏命的打法,最终她已牺牲阴阳眼的代价,将厉鬼给制服了。

没有阴阳眼,她的通阴体质也消失了,沦为普通人。

很快,曹旺醒了过来,见到貌若天仙的赵文,顿时就呆住了。

赵文含羞一笑,告诉他实情,自己本是通阴女,不远千里来此地寻亲,无奈亲戚早已搬家,幸好被曹旺收留。

为了报恩,赵文开启阴阳眼,告诉他附近有一处地方埋藏有宝藏。和厉鬼一番交涉,才拿走一块银锭。

窥阴阳,窃天机,夺造化,乃逆天而为,终究会受到功法反噬,赵文才会脸色苍白,准备寻一安静地方休养,所以才不得不离开。

如今,她为救曹阳,也算是报恩了,只是阴阳眼已废,沦为了普通人。

话说那赵进拿了银子,准备和何氏去过逍遥生活,谁知不久后他也大病一场,不久后一命呜呼了。

曹旺认识了妻子何氏真面目,将其休掉,不久后娶了赵文。

夫妇二人日出而作日入而息,虽然生活不富裕却胜在夫妻恩爱,过着神仙般的生活。



Powered by 大众彩票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