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彩票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媒体报道

你的位置:大众彩票 > 媒体报道 >

1943年, 陈赓说要把妹妹嫁给陈锡联, 陈锡联大笑: 你的妹妹不合适

发布日期:2022-06-14 12:42    点击次数:61

在我军的将领中,有兄弟将军,也有“上阵父子兵”,他们都在那段艰辛的革命历史中创造了佳话。

陈赓将军和陈锡联将军也同样创造了一段“连襟将军”的故事,给人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其实,在1943年的时候,陈赓说要把妹妹嫁给陈锡联,陈锡联哈哈大笑着说:“你的妹妹不合适。”

陈锡联和陈赓手足情深

革命年代猛将如云,陈赓和陈锡联这两位将军都是久经考验的悍将。

红军在鄂豫皖时期,陈赓已经是红12师的师长了,陈锡联还只是红10师的一个连长,级别并没有禁锢住他们的友情。

和很多脾气火爆的将领相比,陈赓实在称不上严肃,他的性格非常开朗,甚至在被捕期间还能和蒋介石开起玩笑,他也是标准的“乐天派”。

当年就连陈毅都说过:“陈赓就像是一块玻璃,从里到外都是透明的;陈赓又是一块磁铁,能够团结起大家一起革命。”

在军中,陈赓经常也会开玩笑来调节气氛,可级别摆在那里,有的时候陈赓也有点无奈。

可是,在打仗的时候,陈赓又是有勇有谋,更是赢得了战士们的心,大家都非常爱戴这位幽默风趣的领导。

就连陈赓追求爱情的故事,都是一段流传已久的佳话。

1927年,中共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在武汉召开,有一位出席此次大会的上海女代表就引起了陈赓的注意,此人正是时年24岁的王根英。

陈赓和王根英也不是第一次见面了,此前在上海第三次武装起义准备工作就见过面,这个女孩给他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别看王根英年龄不大,她当时已经是上海女工运动的领袖,陈赓将军就喜欢这种能够独当一面的优秀女性。

在会上,陈赓觉得这是一次不错的机会,当即突发奇想,写了一张纸条传了过去。

结果人家王根英向来比较严肃,在同样严肃的会场上收到这样含情脉脉的纸条,在她的眼里是一件破坏会场纪律的事情,因此,她竟直接把这张纸条贴到了会场的显眼位置。

休息的时候,所有与会的代表都在谈论这件事,大家都乐得合不拢嘴。

陈赓这下尴尬了,看到自己的表白信被公布于众,顿时有点不愿气馁的感觉,然后,他接连写下了第二张、第三张,结果却全部被王根英给贴了出来。

这件事直接引起了所有人的轰动,在那个年代,能不顾及面子直接示爱的人确实不多,很快,消息都传到周总理那边去了。

周总理了解情况之后,对于陈赓这种行为也感到无奈,他将陈赓找来,批评他不讲策略,可另一方面,周总理又希望能够促成陈赓和王根英的姻缘,他将这件事交给了邓颖超去办。

在邓颖超和王根英长谈了之后,王根英才算真正了解了陈赓,也就促成了一桩美满的婚事。

当时估计也没人能料到,这桩婚事之后,还在机缘巧合之下促成了另一段婚事。

从此以后,两人相濡以沫,共同将全部精力奉献给革命。

红军时期,陈赓也突然发现,他和陈锡联很对脾气。

陈赓开玩笑的时候经常“开过头”,惹得对方不太高兴,可陈锡联却不同。

陈锡联给人的感觉非常老实,每次陈赓跟他开玩笑的时候,要不了多久陈锡联就不生气了,也从来不会放在心上,陈赓也总是觉得,陈锡联没有什么心眼。

因此,时间久了,这位连长和这位师长即使不在一个师,也变成了铁哥们。

在抗日战争年间,一向乐观的陈赓遇到了一件令她非常悲痛的事情。

那是在1939年,日军扫荡河北南部的时候,陈赓的妻子王根英是129师供给部的指导员。

在紧急情况下,王根英跟随供给部从一个村庄内撤退出来,结果她猛然发现,装有公款的挎包不见了。

于是,她根本没有多想,赶紧就返回村中去寻找,等再次想要撤退出村子的时候,成群的敌人已经涌了出来,王根英在这种情况下壮烈牺牲。

此时的陈赓,同样在前线奋战当中,消息传来,他也悲痛万分,默默在日记中写道:“今天是我不能忘记的一天,也是我最为惨痛的一天。”

之后,陈赓身边的朋友们都希望陈赓能够早日走出阴霾,再寻得一份良缘。

也是在抗战中的一天,他遇到了后来陪伴终身的夫人傅涯。

两人在文工团认识,陈赓提出想要和傅涯交朋友,羞得傅涯满脸通红,后来两人的好事终于成了,陈赓就向组织提出了结婚,在他的一再坚持下,有情人也终成眷属。

陈赓乐观的性格,也从来没有改变过。

陈赓经常带着陈锡联四处“乱逛”,有的时候他们会去毛主席那里串串门,有的时候又跑到朱德那边去了。

结果,原本不爱说话的陈锡联在陈赓的带领下,也渐渐变得开朗起来。

当时,朱德窑洞门口的苹果树经常能长出很多苹果,陈赓就打起了苹果树的主意。

一次,他让陈锡联假装去敲朱德的门,待到陈锡联找理由进去了之后,陈赓就马上开始用木棍敲打苹果树,将上面的苹果都抖落了下来。

看到苹果落了一地,陈赓这才去敲朱德的门。

进屋之后,他还故作惊讶地问:“哎呀,锡联老弟,你怎么也在老总这里呀!”

谈完话之后,陈赓注定能够猜到朱老总会将他们送到门口,然而,刚到门口,陈赓就指着满地苹果说:“老总你看看,好多苹果都掉下来了。”

朱德一听,也就让陈赓捡着去吃了。

陈锡联则装作“帮忙”的样子,两人捡一次苹果,能在窑洞里面吃好几天的时间。

陈赓和陈锡联的友情,不仅是在于革命当中,也同样在于这样的小事当中,由于陈赓将军的情商非常高,也总能促成姻缘。

陈赓的情商,也总能表现在“求贤若渴”之上,他非常尊重知识和人才,从不拘泥于历史和家庭出身,只要是有用的人,他一定会千方百计去网罗他们。

都说陈赓最怕彭德怀,然而,彭德怀的爱情,就和陈赓有着很大的关系。

有一次,陈赓找到了彭德怀,请他去看一场女子排球赛,彭德怀对这样的事情根本不感兴趣,结果陈赓却说:“彭副总司令还是要关心一下干部和群众们的娱乐活动,不然人家说你架子大。”

彭德怀一听还不乐意了:“我一个庄稼汉,有什么架子!”

结果,陈赓还硬拉着彭德怀去看了这场比赛,也就是在这场比赛当中,陈赓敏锐地发现,彭德怀总是盯着一位戴眼镜的女青年,还问了陈赓一些关于她的消息。

之后的日子,陈赓更是“操作”了起来,就这样,那位名叫浦安修的女青年成为了彭德怀的妻子。

当然,他时刻都关注着大家的生活,有一个稳定的家庭,对于革命事业也是有着很大帮助的,在这一点,他同样没有忘记“老弟”陈锡联。

陈锡联的婚姻,同样归功于陈赓

陈锡联原本是结过婚的,前妻名为粟格,是陕西省米脂县人,他于1938年入党,也是一位久经考验的女干部。

遗憾的是,粟格同志在1948年秋天因病去世,还留下了一个孩子。

陈赓考虑到陈锡联的人生也不容易,总想着让他重新组建起一个合适的家庭。

于是,他专门挑了个机会,开玩笑似的跟陈锡联提到了这件事。

结果,陈锡联丝毫没有放在心上,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大哥”又来耍自己了。

原来,早在1943年,陈赓就曾提到过这种问题。

那会,他们两人还在延安修飞机场的时候,一日,结束了一天的忙碌,陈锡联推着一辆独轮车,将自己的“大哥”送回去,路上,陈赓就开玩笑说:“锡联老弟呀,可惜了,你是有家室的人了,不然我看到你今天推大哥这么卖力的份上,我好歹也要将我那个漂亮妹妹嫁给你!”

这话,在陈锡联的心中必然是在开玩笑了,两人那么熟悉,对对方的家庭情况更是一清二楚。

陈锡联也笑着说:“我看不合适。”

然后,他又“回怼”陈赓道:“谁不知道,你湘乡陈家两个女儿早都嫁人了,现在都当妈妈了,你还有妹妹能嫁给我?亏我早都结婚了,要是等你那个漂亮妹妹,估计到了下辈子还在打光棍!”

不过,陈锡联还是觉得没过上嘴瘾,他还“不依不饶”道:“你的妹妹?你有这么漂亮的妹妹?你这老伎俩,我在六七年前就识破了。”

没想到,陈赓却一本正经地介绍说:“真的是我的妹妹,她是王根英的小妹,名叫王璇梅。”

听到这熟悉的名字,陈锡联不由一惊,他这才反应过来,原来他一直念叨的“妹妹”,竟是前妻的亲妹妹。

而那段历史,也是陈赓的伤心处。

在妻子王根英牺牲之后,他为了儿子陈知非的事情费尽了心血,可他派出去的同志,也始终都没有找到陈知非的下落。

另一边,陈知非也无法了解到父亲的消息,只能在外婆家艰难生活,由于时局动荡,他仅仅念了几年的书,为了谋生,他擦过皮鞋,也当过报童,还去过工厂。

王根英的妹妹王璇梅也不清楚姐姐的下落,一直到1946年,一位地下工作者找到了王家,说是受陈赓之托,来接陈知非。

王璇梅非常兴奋,她还以为马上就能见到姐姐了,带着侄子就开始赶路,走到山东,才得知姐姐已经牺牲的消息。

最终,在山西阳城,他们才勉强能够休息。

迎接他们的,是傅涯,看到“一姐一弟”舟车劳顿,傅涯赶紧炖鸡给他们吃,还帮助知非抓身上的跳蚤。

父子相见,陈赓一眼就认出了儿子,开心地说:“你看你长得多像根英,你妈妈要是在,该有多么高兴。”

当陈知非得知了过去的一切,也希望父亲让自己留下来当通讯员,将来建设国家。

就这样,王璇梅也在了陈赓的身边呆了一段时间,陈赓始终将她当做亲妹妹来对待,后来,王璇梅就去了北方大学医学院读书。

陈赓一直都在关注着这个小妹,还写信给她说:上学期间不要谈恋爱。

王璇梅非常敬重姐夫,因此也照做了。

1949年8月,陈锡联率领第三兵团指挥部前行到达了武汉,他正苦思冥想如何调兵遣将的时候,陈赓突然来到了指挥部,还带着一个姑娘,陈锡联正一头雾水,陈赓却笑着说:“胖子,看看漂亮不漂亮?”

陈锡联抬头一看,这姑娘的脸圆圆的,水灵灵的眼睛,非常漂亮。

他自然不好意思回答,看着姑娘在一旁,他也没敢和陈赓接着开玩笑。

陈赓也压根没打算让他回答,直接对他说:“这就是我的妹妹,要是看中了,就给你当老婆!”

陈锡联恍然大悟,原来这就是陈赓此前提到的王璇梅。

为了能促成这桩良缘,陈赓来了个“突然袭击”,根本不给两人害羞的时间,直奔主题,这次,他也是突然将王璇梅给带到武汉的,陈锡联压根什么都不知道。

在这之前,王璇梅参加了南下工作团,从长沙经过南京的时候,顺道回上海去探望了一下母亲,她也没想到,陈赓此时正在上海,两人刚见面,陈赓就发现姑娘已经长大了,于是也就对她说:“你先别走,我给你介绍一个对象。”

王璇梅也不是第一次听说陈锡联,本来就心怀敬意,再加上是姐夫亲自物色的,她心里更加满意了。

就这样,两人情投意合,很快就结婚了。

在婚礼上,陈赓笑着对大家说:“我和锡联,先是同志,后来是战友,也做过同学,做过哥俩,现在又成了连襟,简直是亲上加亲!”

1955年,陈赓被授予大将军衔,而陈锡联也被授予了上将军衔。

后来,王璇梅一直叫陈赓为“姐夫”,并且喊傅涯为“姐姐”。

从1959年开始,陈锡联担任了沈阳军区的司令员,而王璇梅则一直是贤内助。

参考

两个开国将军是连襟 陈冠任 文史博览

儿女情长话陈赓 尹家民 湘潮



Powered by 大众彩票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