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彩票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联系我们

你的位置:大众彩票 > 联系我们 >

老山硝烟远去,又是一年清明时

发布日期:2022-04-01 11:20    点击次数:118

春节在家乡走亲访友吃酒席,右侧挨着我坐的一位老人,年过花甲,精神矍铄,说话声若洪钟。是一位退休老干部。同桌的告诉我,老人当年参军入伍,参加过中越边境自卫反击战……这句话激起我对老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让我对他肃然起敬。可是我与他关于这场战争的聊天话题并没有深入下去。我感觉自己吃的是闭门羹。

老人对年轻一代人的探询反应漠然,一句淡淡的开场白就婉拒了我试图继续探讨的对话。

“那一年队伍开拔到边疆,我分配在后勤。前方炮火连天,我们在原地基本不动,管管武器弹药的调配、设备和汽车维修……我没有到前线,怎么可以随便说”

老人寡言,不愿往事重提。或许正如他说的,任务有别,没有上去冲锋陷阵。说自己参加过那场战争实际上徒有虚名。沉默是对历史最好的尊重,对牺牲在血泊中的战友,也是方式最好的缅怀。

“他们恋生,有的甚至有过死的恐惧,可是在需要献上生命时,分秒之间,尽本分而坦荡无羁”

——香港凤凰卫视纪录片《中越边境纪行》

对于中越边境自卫反击战,年代并不久远,可渐渐湮没在大多数人的尘封记忆中了,这部2009年香港卫视由作家杨锦麟主持的《中越边境纪行》纪录片,当时拍摄的画面比不上现在的数字技术高清,但让我在这部纪录片问世十二年后有幸观赏到,听到的和看见的无不惊心……

先来看几条当年片段记述:

……5年来,越军不断向中国境内的农场、村寨、学校开枪开炮,发射各种炮弹4万余发,打死打伤我边民235人……

……7月,老山前线松毛岭上,越军数百名士兵全部头向着北方这个进攻方向,像晒的干鱼一样,他们大多衣衫褴褛,军装烂成碎片,连鞋都没有穿,可是他们身上都挂满了武器,手榴弹、子弹、刺刀。解放军守军慨叹,看了眼睛都发酸,越南政府实在对不起这些勇敢的士兵……

据当时的参战官兵反映,越南特工部队实战经验异常丰富,根本不怕死,敢于发动自杀性攻击,更能吃苦,能在潮湿闷热的热带丛里中趴上数天一动不动,浑身都被旱蚂蝗咬烂了,他们这样让人惊叹的潜伏,我方稍有不慎,就会招来致命的攻击……

……只要一看见越军的炮弹刚出炮口,马上锁定目标,一群解放军的炮弹已经像一群萤火虫一样跟过去了……

1984年4月28日,残酷血腥的老山收复战正式打响,直到1993年4月,中越边境才真正宁静,再无战事……

16年后的初春,南疆桃红李白,一个香港凤凰卫视的摄制小组在清明节前几天来到云南省文山州麻栗坡县城……

崎岖不平,泥泞湿滑的公路边上,刻在一块路碑仅仅六个字的警示内容触目惊心。

雷区 禁止入内

麻栗坡县人民政府

二00二年元月

以下内容是作家杨锦麟先生主持纪录片的讲解,我将语言整理编辑成了文字。

这是我第一次来到老山,来到云南的麻栗坡,老山,这个名字在30年前,20年前,中国大陆的朋友和海外的华人观众,耳熟能详。我们第一次在清明节前走访老山,走访麻栗坡,心情复杂。还有多少人记得老山,记得麻栗坡,记得三十年那场震惊中外的中越边境反击战。

1979年初春,两个最擅长游击战的社会主义国家,以彼此熟悉的战法、战术,在闷热又潮湿的热带雨林中展开了一场战争,成千上万年轻的中国士兵响应国家的召唤,驰向云南边陲。

开车带我们上老山的四十多岁赵会廷师傅,是三十年前那场战争中的民兵。

赵大哥边开车边说:文山天保农场的人都很穷,穷归穷,为啥子穷?1979年打仗,80年船头口岸也打仗,81年、82年到83年,年年打。这些战乱下的老百姓都不愿存钱,有一分吃一分,不晓得什么时候会死。”

今天我们乘赵师傅的车上老山,经过一个守备营房,就算正式上了老山,路边警示碑警告我们,不要踏入公路以外的地方。

在上老山途中,和雷区警示碑一样多的,是漫山遍野的猫耳洞。

赵师傅说在这一处的猫耳洞是个炮击点,是个炮兵阵地,是炮兵战士挖的,前边还多得很,那是步兵的。猫耳洞里面可以躺两个人,直不起腰,可以在里面放一张床板睡觉。

南疆气候闷热潮湿多雨,经常一场暴雨,就把猫耳洞冲得无影无踪。

有一次,赵大哥和几个民兵去执行两个因暴雨引发泥石流困在猫耳洞的士兵。我们在洞外挖,两个兵在里面扒,后来洞里没动静了,等到挖出来,两个年纪轻轻的解放军士兵都已经窒息死了。

过了若干年后,世上已经没几个人知道什么叫猫耳洞了。

当年战争时,赵家四兄妹都留下来当了民兵,他熟悉这里每一条路,每一个阵地,一路上,他经常随手一指,就是一个战地故事。赵大哥告诉我们,老山本没有路,这条通向主峰的路,是当年用高射炮轰出来的,由于经常下雨,那时上山,都是踩着起码半米厚的稀泥。

那时我们四姊妹,每人都有枪,我弟弟有三枝,还有一挺机枪……赵会廷兴奋地给我们讲着当年和哥哥姐姐一起支前作战的故事。他说哥哥对他很照顾,不让他背太重的东西,遇见危险总是挡在最前面。

当汽车接近主峰时,赵大哥一下子沉默了。我们经过的一个路边坑道,那里曾发生过一件让他懊恨一辈子的事情。他是下山后对我们说的:

我和哥扛着弹药箱,越军士兵只要看见那里有中国士兵就开枪射击,我哥刚跑过去,一发子弹打过来,击中了肩上弹药箱,开始冒烟,刚甩出去就爆炸了。当时我背上受伤,耳朵打穿了,弹片擦过胸膛,血流不止。哥哥伤得更重。满身是血的赵会廷背起哥哥沿着路边跑,拦住路过的军队救护车,将哥哥送到了医疗队。赵会廷放下哥哥又上了战场,哥哥后来伤势过重,死了。我觉得对不起哥哥,既然他负伤快死了,我难道不应该守着他吗?但当时情况特殊不允许,我负有任务,必须要上去。我在医院将哥哥交给了姐姐,姐姐就在离医院一百米外的路边坐着等,等了两天两夜,哥哥才从医院抬出来了,哥哥最后还是死了!

哥哥临死前留下一句话,让我把小孩带好。我回家后找老人商量,让还年轻的嫂子改嫁,我们家把她当女儿对待,我父母都点头同意了,可我嫂子死活不再嫁人,二三十年过去了,直到今天,她还是一个人。守着一个女儿,她为我哥哥守了一辈子寡,不容易!这个事情让我太感动,特别是战争期间的很多事情,现在想起来,我就忍不住想哭!

三十多年来,这位四十多岁的汉子从未和别人讲起这些事,而在那一段尘封历史的回忆中,我来到了老山主峰下,所有一切似乎都在提醒着每一个来访的人,这里是那一段悲壮历史的入口处。

我们现在就站在了老山的主峰,直到1979,1984年收复老山第一仗就在这里打响。

我们有无数烈士鲜血就洒在了这一片土地上,老山虽远去了战争的硝烟,虽然很多人都忘记了这座山的名字,忘记了曾经坚守在这里的年轻解放军战士,但他们在这里献出了鲜血献出了生命。

只要踏上了通往峰顶的223级台阶,才开始有了一种深沉的感觉,这些台阶修建在一条水泥交通壕里,当年是还是土壕,这还是后来停战固防了以后才修的。223级台阶,代表收复老山时牺牲的223条生命,在我们的脚下,每一级台阶都有一个年轻生命的故事。

赵会廷战争当时没上过主峰,战后他一个人来过好多次,很多退役的老兵也经常来看他们当年虽未亲赴,但誓死保卫过的老山主峰。

当时,中国军队攻上主峰,见峰顶一个暗洞里有七个越南女兵,她们本可以撤退逃生,可她们不逃宁死也不降,拼命抵抗,只好把几枚手榴弹丢进去把她们都炸死,再把洞口封填了。

战争残酷狰狞,从来不区分男女性别!

以主峰下这条巡逻小道为准,那边是越南,这边就是我们的。双方士兵现在不期而遇,会打招呼,再也不会抄枪了。

陪同我们来的边防战士介绍,在峰顶远眺,远处就是越南的大青山,天气晴朗能一览无余越南河江省省会。

只有登上老山主峰顶,才知道这座山为什么是战略要地,这座山为什么如此之重要。

地理位置的重要性决定当年你死我活双方都杀红了眼的惨烈。

1984年4月28日,经过三天的激战,一位戴着钢盔,背着钢枪的年轻战士,终于把我们的旗帜插上峰顶,可很少有人知道,战旗猎猎展开在老山主峰顶飘扬的时候,他已经断气了。

我们一路在寻找,在询问,到底那一场三十年前发生在边境上的战争,究竟还能给今天的我们带来什么启示。

难苦奋战 无私奉献

云南省军区前指

麻栗坡县人民政府

一九九二年元月一日

这就是八字老山精神,想起艰苦奋战,任何一个中国军人,任何一个中华民族子民。他都一定能非常明白它的含义。无私奉献的一群人,他们不过是20岁,不到30岁的一群年轻人,而这些年轻战士,他们就在这片土地上无私奉献,很多人牺牲长眠在这片土地上,连姓名都没有留下来。

地雷一响,立即火葬

东山八里河谚语

有一个军事学家曾这样比喻,老山主峰是中国的左槽牙,而右槽牙就是八里河东山。

老山收复战己经过去二十五年了,我们走进衰败萧瑟,灰暗无生气的文山州麻栗坡县八里河村。

我们看见满山遍野布满雷区的警示牌,因为雷区实在太多,所以这个地方是远近闻名的地雷村。以下是凄惨的采访经历。

在一份2004年麻栗坡县民政局的资料中曾有介绍过。麻栗坡县277公里的国境线上,纵深500米的地方,被埋下将近100万枚地雷!

在村子里,村民们一再嘱咐,让我们在村里走路,一定要走人踩过的地方,千万千万不要走两边。他们说,下雨时经常把山上的地雷冲出来掉在路上,一有不慎就会踩上,非死即残!于是我们顺着村里的一条小道小心翼翼进入一户农家小院时,这家的男人刚从山上砍竹子回来。

这个才四十六岁头发都白完了的男人对我们说。

1993年秋天,他和妻子一起到山上的玉米地锄草,锄到中午,正要收拾农具回家,妻子在路边踩响了一枚压发雷,一团火光,一声巨响,妻子的右脚当场就炸飞了。

16年来,,每到刮风下雨装了义肢的断腿就痛得钻心。刚断那时,她天天哭,现在习惯了一条腿走路,但死也不允许自己的孩子再踏上山一步了。

她认为家里穷,都是因为自己成了残疾人,只能在家养猪,喂些小家禽,田也不能下。出门打工也没人要……

另一户三十来岁的女人说,她家有四个人在山上踩中地雷炸伤了,周围这些山几乎都不敢上去,特别是眼前这匹山,藏在地下的地雷多得数不清,更是一点儿都不敢靠近。

不仅是山上就是耕种了一两年的地里还藏着地雷。

去年,有一个16岁的小伙子在那块己经耕种了三年,收了几茬庄稼的地里还是踩中了地雷,双腿都没了。

在八里河这个地雷村,村民因地雷所伤,50户人家中,30多户家庭有残疾人,直接炸死的有一二十个。

这些在雷区靠种地为生的村民,种地的这个收成,每年只有不到四五百块钱的收入,只能够吃不饿肚子,致残的,国家补助个买盐巴的钱。年轻没有残疾的年轻人,都到山外打工去了,剩下这些伤残,去给人家干活只吃饭不拿钱人家也不一定要。

在八里河村,男人们吸水烟的烟具是用扫雷弹和炮筒改制的,女人放在桌上装饰用的花瓶,是去掉了弹药的炮弹,就连烧猪食的大黑锅,也是当年的行军锅。偶尔从你身边走过的一个人,身上穿的,也可能是从山上捡回的越军军服。

这个边关小村子,方方面面仍然都和那场战争息息相关。战争虽已远去,硝烟已经消失殆尽,村民这一条条残腿告诉我们,这里曾经发生过惨烈的一切。

其实八里河村所在的麻栗坡县是集老少边穷战争为一身的国家级贫困县。边民的生存环境因为大部分雷区影响,温饱一直都是个问题。这里的村民承受着那一场战争带来的代价和伤痛,这伤痛到现在都未必能完全弭平。

漫山遍野的除了地雷,还有被遗弃的火箭炮,装有雷管的杀伤力武器其实都还在。雷区太多且广,有的埋进地里半人深,那里容易排干净。

1997年-2000年两年间,云南和广西边境地区展开了世界军事史上最大规模的扫雷行动,2002年中国边防部队再次展开了第三次大扫雷行动,顺利地完成了中越边境勘界立碑计划。近年来,通过坚持不懈地扫雷,已经把百平方公里的沃土,交给了边民重新回田。

2009年清明节这一天,中越边境小城——云南文山州麻栗坡县城。要比一年四年中任何一天都要闹热,和往年一样,总有那么多人从各地赶来,待上一两天又匆匆离去。

而县城北郊四公里的磨山坡上,总是清楚和隐约传来鞭炮声和哭声。

这是另外一个五湖四海含义的诠释。

这是麻栗坡烈士陵园,中越两国接壤一千三百公里的边境线上,每一个县市都有类似的陵园,而最早兴建规模最大就是麻栗坡烈士陵园,我们选择麻栗坡来唤醒人们的记忆,来唤醒人们对这些年轻生命长眠不醒的年轻英烈对他们英魂的敬仰!

麻栗坡烈士陵园在磨山坡的环抱中依山而建,由下而上按照烈士牺牲的先后顺序总共安葬了959名烈士。他们来自云南、贵州、四川、河南等19个省市,19个民族。

老张前一天就从贵州赶来了,因为下着大雨,他在墓碑前搭起了帐篷,今年的清明节,他和坟墓中已故战友的侄儿子从遥远贵州老家带来了鸡鸭鱼肉,还有糯米饭,要在战友墓碑前,依照家乡的风俗,为他做一顿丰盛的午饭。

当年,老张和老乡从寨子里出来参军,在战争中,炸弹炸了,老乡肠子都掉在地上,当时就死了。那段特殊年代下的战友情,让他们把彼此当作了亲人。

在一个墓碑前,一位来自云南蒙自州的老妈妈,抚碑哭得泪如雨下。

老妈妈今年七十都过了,当年,她的大儿子牺牲在战场上时,她才四十几岁。

部队开赴前线前夕,家里收到了大儿子来自云南边疆的家信。

儿子在信里一连写了多少个妈妈,妈妈,我一定会回来看你!回来看爸爸,看弟弟妹妹,谁都不曾想到,这封家书,竟成了决别的遗书。

老妈妈当年得大儿子阵亡的消息,一连哭了十多天,她不识字,拿着儿子的信边看边哭,她知道这上面的钢笔字是儿子亲笔写的。

大儿子当年稚气未脱19岁,还没成家的一个年轻小伙子,若是活到今天,也该要当上爷爷了。自己老了,留在记忆中的儿子永远年轻,失声痛哭的老妈妈怎不肝肠寸断。

清明南方春雨越下越大,几个中年人在陵园里四处寻找着战友的墓冢,他们来自河北定州,北京到麻栗坡,3500公里之遥,二三十年了,他们是第一次来到麻栗坡烈士陵园。

他们从陵园管理处得到战友墓碑位置,依照提示每找到一个,就烧香、上酒、鞠躬。再拍照让来不了烈士亲人和战友们看看。

一个中年退役老兵在墓碑前边说边抹眼泪,哽噎断续:

……这心里多难受,一炮打得,把全身都炸没了,一炮下去,就剩下我们两三个……一想我心里就难受,一看这个我就想哭,看看死了多少人……我们108、129、120,我们整整一个师,死了九百多个,一个团才两千人……

1979年,高考已经恢复了两届,上千万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回到了城市。就在这一社会良性发展的时候,另一些年轻的孩子听从政府和国家的召唤,戴着大红花,敲锣打鼓参军入伍,昂首冲向了南疆边陲。

30年的时间可以让任何痛苦褪色,但是战争的残酷记忆,却已凝结于麻栗坡这片整齐的坟冢,脚下的每一步,都埋葬着这些老乡们的兄弟姐妹。

战争中,不是每个人都被授予了英雄称号,但他们每一位都是这英雄集体中当之无愧的英雄。他们恋生,有的甚至有过死的恐惧,可是需要献上生命时,分秒之间,尽本分而坦荡无羁!

改革开放几十年,如果没有这场战争,也许我们的边疆,还不会有这样的安宁和平静。

希望在雨中在麻栗坡烈士陵园的凭吊,能让更多人在脑海中重现早已失去的记忆。

永远记住这些为国捐躯的年轻烈士,记住30年前那场战争,记住老山精神,记住麻栗坡……

2021-03

浙江杭州



Powered by 大众彩票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