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彩票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联系我们

你的位置:大众彩票 > 联系我们 >

黄小蕾:人生总是要摔摔跤的,不怕丨人物

发布日期:2022-03-29 11:28    点击次数:80

电视剧《人世间》正在热播中,剧中,乔春燕是最讨喜的角色之一。春燕性格豪爽泼辣、仗义执言,做事风风火火,最重要的是,这个姑娘不做作,对于自己喜欢的人,会大胆表白。在饰演者黄小蕾看来,春燕活得很自我,也并不在意别人对她的眼光,她想干什么,会勇敢地踏出那一步,至于结果是好是坏,她觉得无所谓。

正在热播的电视剧《人世间》中,黄小蕾饰演的乔春燕是最讨喜的角色之一。

黄小蕾形容春燕就像腊梅一样绽放,“在寒风中,不管外界条件如何,她依然努力地盛开着,对待她的家庭和事业都很坚韧。”

《人世间》

演绎人物年轻时候的状态,是难点

《人世间》以中国北方城市里一个平民社区“光字片”为背景,周家三兄妹的生活轨迹为故事脉络,描写了中国社会的巨大变迁和百姓生活的跌宕起伏。在黄小蕾看来,《人世间》这个故事接地气、有烟火气。拍摄现场,黄小蕾和雷佳音也会回忆起自己小的时候,他们的成长过程中父母也经历过工作的低谷期,“他(雷佳音)的妈妈卖过拖鞋,我的妈妈卖过皮鞋,每次演到类似这样的情节时,大家都会产生共鸣。”

因为剧中涉及的年龄跨度大,人物每个阶段的声音、步态、表情、眼神都会有一些调整。黄小蕾说,乔春燕从20岁到生完孩子,起起落落,经历了每一段不同的人生经历后,都会有一些心态上的变化,演绎起来的年龄感也会有所差别。

“我们这些80后演员,在这个戏里会有一点儿尴尬,演年轻人有点儿担心被大家说老黄瓜刷绿漆,演老年人又担心自己的形态和表情,以及肢体在塑造老人状态时,显得有点儿过,所以大家都在找最舒服的分寸。”

黄小蕾说,出演《人世间》最大的难点是演绎人物年轻时的状态。

而对演员来说,演绎人物年轻时的状态是最大的难点。黄小蕾笑言,李路导演经常在拍摄现场给大家“施压”,因为剧中主演都是同龄人,而且其中好几个演员还都是大学同学,大家演戏比较自然,投入到角色中笑起来,皱纹一个赛一个深,“导演就会严肃又活泼地说,赶超不要笑、国庆不要笑、春燕不要笑、秉昆不要笑,大家就只能硬憋着。”但演戏过程中,情绪到了难免会开怀大笑,又要做到开怀大笑时没有皱纹,这也太难了。后来一到演年轻时期的戏份时,大家就会互相提醒,做好表情管理。黄小蕾说,年轻的状态如果没有那种兴奋的情绪,很难演出朝气蓬勃的气场,而这就避免不了开怀大笑,“40岁的演员开怀大笑就会有皱纹,这是一道非常难解的题。”

经  历

养成被迫成长的社交能力

黄小蕾1981年出生于重庆市,因为在单亲家庭长大,小的时候经常被妈妈寄养在叔叔阿姨家、老师同学家,不停地更换着成长环境,仅小学就转了五个,每到一个新的环境都需要快速和周围的小朋友相处好,这也使她练就了一身讨人喜欢的本领,适应能力变得非常强,黄小蕾把这称作“被迫成长的社交能力”。

黄小蕾从小漂亮活泼,喜爱舞蹈。1986年,母亲送她去成都少年宫学习舞蹈,之后她考入了四川省舞蹈学院。毕业后,被分配到四川歌舞剧院工作。舞蹈演员的职业生涯比较短暂,黄小蕾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而且小时候还经常因为学舞蹈,一会儿腰伤了,一会儿腿骨折了,所以,高考时,她报考了北京电影学院的表演系。

黄小蕾在报考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时,通过一支舞蹈让老师记忆深刻。

考试时,她跳了一段藏族舞。黄小蕾的舞蹈老师是个康巴汉子,所以她的藏族舞非常原生态。因为从小学习舞蹈,黄小蕾习惯把每一个舞步,每一个小动作,都做得很有张力,如果跳藏族舞,就会把藏族的风土人情通过眼神动作,手指尖、脚趾尖、腰胯胸肩全部展示出来。她一出场就像一头小牦牛一样充满野性,“一个女孩来表演这种狂野的藏族舞,老师顿时眼前一亮。”

1999年,黄小蕾考入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

事  业

张国立一句劝,放弃做主持

黄小蕾刚刚上大二时就开始拍戏了,那时班里排大戏《暗恋桃花源》,她在其中扮演春花。当时《射雕英雄传》的选角导演也来看戏,看完演出就到处找黄小蕾,让她去《射雕英雄传》剧组试妆“傻姑”。黄小蕾记得自己赶到剧组时,张纪中(《射雕英雄传》制片人)正要下班,选角导演说,“你快去找张导,让他看你像不像傻姑,如果定了演这个角色,你得请我们吃西瓜。”黄小蕾一口答应,“我就扎了一头像WIFI图标一样的小辫找到张纪中老师,我说你看我像不像傻姑,张老师看了看我说,就你演吧,傻漂亮傻漂亮的。”就这样,黄小蕾被选中出演了“傻姑”。

在李亚鹏版《射雕英雄传》中,黄小蕾饰演“傻姑”。

演《射雕英雄传》的时候,黄小蕾的班主任老师特意叮嘱她,你演完这类角色后,未来将会有五年时间,都会演这一类型的戏,别的角色演不了。黄小蕾说那就演呗,没事儿。《射雕英雄传》播出后,果不其然,黄小蕾演了很多年疯疯傻傻的角色,包括《铁齿铜牙纪晓岚》中的“常四姑娘”等。

尽管很长时间内戏路被定型,但黄小蕾没觉得苦恼,反而认为挺好的,她总是把什么事儿都往好处想,演疯疯傻傻的角色,总比没戏拍好。“但当时我妈妈挺不乐意的,说你怎么天天演这些疯疯傻傻的角色,我说:“妈,我大二就开始出去拍戏了,多好啊,有就先演着呗。”

黄小蕾记得自己上大学交的第一个作业叫做《小丑的心》,这个作业也让她记住,“不管别人怎么看你,哪怕你演一个小丑,也要自信地站在台上,给观众带来欢乐。”

同时期黄小蕾还拍了一部中央电视台的电视剧《女子监狱》,她在剧中饰演少年犯肖可可,也是个闹腾的角色,导演是张新建。通过这次合作,张新建发现黄小蕾其实是一个挺乖巧的女孩,不是荧屏上那种傻乎乎的类型,也挺能说会道的,于是,张新建让黄小蕾出演了由其执导的电视剧《闯关东》中温婉可人的夏玉书。

电视剧《闯关东》中,黄小蕾饰演夏玉书(中)。

黄小蕾说,自己并没有刻意做一些角色上的转换,很多时候无心插柳柳成荫,包括她做主持人。当时她去做《超级大赢家》的嘉宾,在节目里唱了一首周杰伦的《双截棍》,结果播出时这个时段的收视率狂飙,节目制作人就过来跟她谈,问她要不要来做主持人,“我说主持人需要干吗?制作人说,你需要上台玩起来,增加互动感。我说那行,于是就跑去当了五年主持人。”

当时黄小蕾接了很多档节目的主持工作,做主持人的曝光率、收入以及稳定性甚至超过了做演员的。黄小蕾说,后来不当主持人,是因为张国立老师跟她说,过度的曝光会让观众觉得演员没有神秘感,因为每个星期都能看到你在节目里出现,你要想好,未来是做主持人还是演员。黄小蕾立刻就收手了,“我比较听话,总觉得老一辈的指点,是千金难买的,他(张国立)还鼓励我说要好好演戏,我是个很好的演员。”

黄小蕾说,她是有事业心的,但也会量力而行。“我还是相信水到渠成,很多事情走到那一步了,自然而然事儿就到你头上了。”

未  来

希望有机会演一演运动员

2014年,黄小蕾结婚,随后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孩子大点儿了,身边好朋友鼓励她,还是要好好演戏。随着女儿一天天长大,黄小蕾又开始接戏。这些年,她主演了《火线三兄弟》《青岛往事》《巡回检察组》《人潮汹涌》等影视作品。

电影《人潮汹涌》中,黄小蕾饰演女老大。

在职业上,黄小蕾没有做刻意的规划,生完孩子后4个月,她就带着女儿进组了。黄小蕾特别想带女儿到处走走、看看,现在女儿7岁多了,妈妈演的作品都会看一下,但不是特别看得懂,还有点儿爱吃醋,“别的小朋友有时看了我演的戏,或者小朋友的爸爸妈妈说这个阿姨是演员,他们抱着我合影的时候,女儿就会略带醋意地说,这是我妈妈。”

黄小蕾问女儿将来想不想当演员,她说不,“我说你想干什么?她说想周游世界,我说这不是个职业。”说到这儿,黄小蕾笑了,“但是也未必,将来有可能周游世界真成一个职业了。”

在培养女儿上,黄小蕾觉得需要有随遇而安的能力,就带着女儿到处玩,到处上幼儿园,现在女儿上过大大小小八九个幼儿园,她希望女儿也能走到哪儿马上适应新环境。以及遇到什么事儿,不要钻牛角尖,“我希望她懂得变通,百折不挠,遇到困难了,不要轻易放弃,要有毅力。”

平时不拍戏的日子,黄小蕾会在家里陪孩子,“我会陪她读一读绘本,陪她学画画,做科学实验,还要运动。”黄小蕾说,女儿是一个天马行空的小孩,爱好很丰富,但是她的爱好取决于自己要不要跟她一起学,只要黄小蕾一起,她就会很感兴趣,“我通常会运用我的表演,把每一件事都演绎得好玩、有趣,所以陪她学一段时间,她就会找到乐趣,比如跳芭蕾和街舞,甚至连自由搏击她都可以喜欢上。”

黄小蕾陪女儿一起运动。

最近黄小蕾在带着女儿玩风筝冲浪,风筝冲浪是上世纪90年代兴起的一项极限运动,2024年将会被纳入奥运会。黄小蕾之前也练过滑雪,摔了后被贴了一个黄标,不允许她上高级滑道,“我直接摔到防护网里,是救援人员给我拖出来的,很好笑。”虽然因为各种运动摔过跤、呛过水,但黄小蕾还是享受着运动所带来的乐趣,“你要学会保护自己,不去挑战力所不能及的动作就可以。现在我又重新开始滑单板,为了陪我女儿去学单板,经常摔得四仰八叉,但我就想给她打个样儿。人生总是要摔摔跤的,不要怕。”

黄小蕾喜欢各类运动,但一直还没有演过运动员,她说,挺希望有机会演演运动员的,“但这个真的需要一些时间练习。”

黄小蕾说,她和乔春燕一样,都是热情豁达的人。

新京报首席记者 刘玮

首席编辑 吴冬妮  校对 赵琳



Powered by 大众彩票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